您好:欢迎来到广元民生服务平台,2018年1月16日 19:18
 交警风采 > 正文

川江号子的魔镜

来源:广元交警支队 添加日期:2009年3月20日

来自:  人民公安报06版    2009年03月14日   作者:凌鸿

    
灵秀的山水将他的心滋养得青枝绿叶
 
         川江号子是一个叫王踊的交通警察的笔名。我不知道王踊当初在为自己取下这个笔名时有什么理由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他很钟情于那些缘自大江大河上的嘹亮歌声,那声音,高亢、激越,不需要任何伴奏和修饰就能穿越时空长河。和那些流传久远的号子声相比,人如同一颗渺小的沙子,瞬间到来,有时又瞬间消失。所以,川江号子才这样想:让王踊去做生活中那个短暂的人吧,让川江号子做另一个自己,像风、水、山谷一样,无拘无束,自由洒脱地在自己的世界里漫游。
  虽和号子是多年的朋友,但我却很不认同他的这个笔名,因为这四个字太熟、太多,难免就有些俗了。果不其然,当朋友们发现一家又一家名叫“川江号子”的鱼庄、餐馆时,免不了又拿号子取笑一番。号子也笑,他那招牌似的笑容是这些年里我所见过的固定表情。在我的印象里,号子一年四季始终笑着,有几年,号子离开家人在《广元公安报》当编辑,朋友见了面,他笑着,有时在路上看见他,也笑着。有时我也在想,有了这副笑容,生活中的号子,似乎很容易就能化解一些矛盾和块垒,从而让自己轻松、快乐地吟唱着自己的歌谣。
 
  旺苍没有大江大河,这就注定了号子的吟唱大多发生在那些灵山秀水之间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旺苍灵秀的山水这些年里早已将号子的心滋养得青枝绿叶了,他绿意泛滥,生机蓬勃,见山吟山,见水颂水,见月拨弦。许多人去了九寨,却让这美弄得失魂落魄,欲罢不能。号子再一次进九寨,他觉得那些纯美山水发出的声音与自己的号子声是那么吻合,他拿起了笔,看见那些流淌的山水在他的笔下正化成一个个音符,象征、隐喻、美词美句顷刻间奔涌而出,让他淋漓尽致地抒写着吟唱着完成了自己的九寨之梦。号子一写就是二十万字,出版了《九寨天堂》《九寨神韵》两本文学专著。这么多年山水对他的滋养,他已毫不保留地全部回报出去了。
 
  情感和水土的双重滋润,使得号子这些年吟唱的声音里,明显地显得水气充沛。水是万物之源,在一年比一年干旱的日子里,那些充满水气的歌唱,何尝又不是我们渴望的甘露!当然,受这些水气滋养的,除了我们,还有号子本人。这些年,号子除当好一名警察以外,还出了五本诗集和一本散文集,并长年坚持书法创作,在省内外收获了不少名气。这些年号子很少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,在这个追名逐利的时代,号子不仅难得出席一次文学活动,而且还主动请辞了一些文学组织的职务。但号子并不寂寞,我偶尔见到的号子,总是如行云流水般穿行在他所蜗居的那个小城,号子与那些灵秀的山水交谈,与一些热爱的人互换眼神,到了晚上,当美丽的小城响起曼妙的乐曲时,只要我们专注,我们就一定能听出这乐曲里包含的号子发出的内心的吟唱。如今,号子把很多的精力放在了书法创作上,相对于写作,这是一个更加寂寞的世界,白纸黑字,惟见岁月沙沙从指间滑过。但号子自得其乐,在他眼里,创作书法仍然是自己内心的吟唱,况且,白纸黑字对应着的,不就是自己脚下这片黑山白水吗?被自己歌吟的山水如今已经换了一种形式让自己近距离地触摸着,号子心存感动,他凝神贯注,将内心的律动和音符一笔笔地注入那一张张宽大的白纸。在我这个外行的眼里,号子的书法不仅弥漫着水气,而且动感十足,书卷气浓,个性十分鲜明。不经意间,号子的书法开始飙红,有拿它收藏的、有拿它悬挂的、有拿它做商品标签远销外地的……除此,号子还喜爱书画收藏,到目前为止,他收藏了大量的名家字画,已成了他一笔宝贵财富。
 
  有时我也在想,艺术真是一面魔镜呵!在号子身上,通过这面魔镜,我们就能发现几个不同的号子:写诗时灵秀的号子,创作书法时聪慧的号子,朋友交往时洒脱的号子……一面魔镜所具有的神奇力量,如今正通过号子的声音,在我们面前一一重现。如果没有这面魔镜,那么丰富多彩的人生,号子和我们一样,又能去哪里找寻呢?
交通电台(FM104.8) Radio
  信息查询